专访演员李梦 | 一只无脚鸟儿,终生寻找故乡

摘要: 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。

10-11 10:50 首页 电影头条

她是《少年巴比伦》里的女神厂医白蓝,《天注定》里的东莞小姐莲蓉,《解救吾先生》里的绑匪女友陈晨,是影版和剧版《白鹿原》里永远无法与观众见面的白灵。


她还是戛纳红毯上的第一位中国90后女演员。


那年她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,戛纳红毯于是成了她的毕业典礼。章子怡梁朝伟李安斯皮尔伯格,成了她的观礼嘉宾。


最近,WeMedia旗下电影头条「id:movieiii」电影记者对李梦进行了专访。



和我们一起,遇见李梦。


专访人物 | 李梦

采访+撰稿 | 条姐


“她们喜欢做的事情我都不喜欢”


李梦不是那种标准的美女——当然,“标准”这个词语本就不足以用来形容“美”。但你明白我的意思。


我是说,如果李梦决定走进韩国整容医院,那么她的眼睛鼻子嘴唇甚至脸型,恐怕都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。


在这个人云亦云的时代,敢于保持不同需要勇气。


李梦,向来敢于不同。



顶着父母的强烈反对,为了考北京电影学院,她给自己挑了个有艺术培训课程的高中。入学后却发现培训课程只是个噱头,她就自己找舞蹈老师学习。等到真进了北电,她发现表演系与自己期望的不太一样,她一扭头,又跑去旁听文学系的课。



在北京电影学院的第一年,刚开学不久,她就被正在筹备电影版《白鹿原》导演王全安选中,饰演白灵。此后,李梦片约不断。回想起来,大学时代最多的记忆,竟是在三里屯买盗版碟,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看电影。


她不合群。


女同学们爱扎堆,逛街,唱歌,泡吧,聊八卦。李梦一概敬谢不敏。


她说:“他们喜欢的事情我都不喜欢”,又说,“同学关系本来就是一种被迫的关系。”


那么,对校园生活有遗憾吗?没有,“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听文学系的课。”


一只无脚鸟儿,穷尽一生寻找归宿


有这样一种人。


对他们来说,远方是永远到达不了的地平线。他们一直流浪,一直辗转,从一个远方到另一个远方,才发现远方在更远的远方。


就像李梦的角色们。



《天注定》里,有着纯真眼神的东莞小姐莲蓉,定定地看着对自己表白的小男生,说:“我有个女儿,三岁了,我得养她。”


《解救吾先生》里,绑匪“华子”的女友陈晨,对华子吼,孩子生下来姓什么?


《少年巴比伦》里,白蓝曾经写过一封信留给路小路,“走了几千里路,还是不能忘记你,给我的小路。”



她们的共同点,是一种身在别处的异乡感。


处境优越的,眼神里总有故事。身陷泥沼的,眼神却纯真得不像话。


或者应该这样说——李梦把她的角色们,同化成了同一只身在异乡的鸟儿。



就像《阿飞正传》那句著名的台词说的:


“我听人讲过,这个世界有种鸟是没有脚的,它只可以一直飞啊飞,飞到累的时候就在风里睡觉……这种鸟一生只可以落地一次,那就是它死的时候。”


新上映的《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》也是。李梦的角色是紫薇,男主的梦中情人,女主的前期情敌,后期好友。



紫薇的老家在南方,跟随母亲改嫁到东北。出了不幸的事故,辍学,成了黑社会大哥雷管的女人。


但雷管依然不是紫薇的归宿。紫薇最终去了不可企及的远方。



好端端一个白莲女二的套路,让李梦演出来,就又成了一只倔强的,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感的无脚鸟儿。


《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》找上李梦,据说是因为导演看中了《少年巴比伦》的白蓝。


的确,紫薇与白蓝的气质是相符的。她们都是过去了的集体时代中,会被永远怀念的那种姑娘——特立独行,孑然一身,背负着晦涩的往事,吸引着无关的旁人半是仰慕半是恶意的目光。



但她们又是不同的。是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的不同,更重要的,是2017年的李梦和2014年的李梦不同了。


所以,李梦说,紫薇就像是白蓝的前半生,但也只能是前半生。


对鸟儿来说,就算再怎么想回溯来时的航线,天空中也只有向前的路,没有来时的路。


“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”


李梦自己也写东西。她说自己有自闭倾向,有表达障碍,只有在写字和表演时能自如倾述。


她写《色·戒》影评。里行间,感同身受,不可自拔。



她复述张爱玲写在卷首语里的话:


“这个小故事曾经让我震动,因而甘心一遍遍修改多年,在改写的过程中,丝毫也没有意识到三十年过去了,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。”


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,跟表演挂钩,对表演也是一样。


自从11岁的李梦被《乱世佳人》里的费雯丽吸引,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件可以产生冲动的事情开始,也已经有14年之久。


她说:“我觉得人生是很庸常的,只有几个瞬间会让你感觉到存在的价值和意义。”从11岁时的费雯丽开始,银屏世界里的虚拟角色们,就成了一个个细碎又闪光的精神家园,成了这只鸟儿落脚歇息的枝丫。



过去的14年,和以后的更多年。这个存粹的演员把自己交托到这场看上去永无止境的旅途里,辗转多地,颠沛流离,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。


她写《色·戒》写得深情,演起来对自己也从不吝惜。我们问她,若是有机会演王佳芝,是否介意尺度问题?李梦答:“不介意。”


“因为这是一个能留下来的作品。”


她说这话的语气,仿佛异乡人说起故乡。




责任编辑: 电影头条影视组   条姐

▲点击图片,阅读往期精彩

版权归电影头条(ID:movieiii)所有 转载需授权


首页 - 电影头条 的更多文章: